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读章一菲先生诗词

作者:林鹏里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5月09日
今人而能坦然以诗人自居,以吟咏为生命精魂所寄,诗词创作更斐然成章的,临海小城极目所见,恐怕也只有章一菲先生了。

  我与章先生已有数面之缘。如果论第一印象,章先生与“诗人”还是相去较远——或者说“诗人”气质不突出——实在是一位普通的市井老太太,就是在菜场提篮买菜或者放学时校门口接孙子的那种。我的想像中,临海古城第一女诗人,多少得有点叶嘉莹先生或沈祖棻先生的风采。但章先生全身上下都是朴素,没有任何装饰。等到听她叙述了自己的故事,看了她写的诗,我才发现,章老师的锦绣心肠,迥非一般人可比。

  如今的时代,称呼别人为“诗人”,往往带着轻薄嘲谑的味道。但是,清朝的吴梅村要家人在他死后于墓碑上只刻“诗人吴梅村之墓”七个字;木心在英国拜访莎士比亚墓,对墓碑上写着“诗人”而不是“剧作家”深以为然。“诗人”二字的分量,还是很沉重的。章先生一生的聚散离合、苦乐悲欢,别无所寄,全在她的诗行里。王国维评价李煜亡国以后词是以血泪所写,章先生的作品,虽无李煜遭际,但同样是以心血所成,没有多余的修饰,更无半点的虚假。诗人而能到如此程度,即便作品的艺术技巧稍有不如,激荡心胸的情感就足以感人,何况章先生的写作艺术,又是那么高明。

  我读章先生的诗词,脑海里总会浮现三位古人。

  第一位是李清照。李清照的词,因为其用语浅近、构思清新、感情真挚,在当时号为“易安体”,博学如辛弃疾也偶有模仿“易安体”的作品。我们读李清照的大部分词,基本上用不着查询典故、解释生僻字词,顺口而下,就能被词中的意境和情感所感染。比如《武陵春》的“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和《如梦令》的“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等。章先生诗词,大体也是这类风格。比如《奉和黄岩徐中秋吟长〈五十抒怀〉四首》的第四首:“佳境相期知路遥,临窗惯听雨潇潇。已无健翮随鹏远,剩有衰怀对月高。半纪生涯愁里度,廿年冰雪梦中浇。至今始识行舟苦,人海茫茫尽险礁。”我们只需从头读下来,就能感受到诗中不能赴约的遗憾孤寂和面对生活艰险的慨叹。特别是后四句,浅白如话,意味深长,吟咏再三,令人泪下。

  第二位是贺双卿。双卿是清朝江苏金坛一个农家女子,有一颗最敏慧善良的心,也有一份最悲惨无奈的命。她从小无书可读,只能在她舅舅的私塾外偷听,回来暗中揣摩,却学业日进;又精于女红,经常卖些刺绣来买书读。大约18岁时,嫁给了附近一个樵夫。樵夫大她近十岁,相貌丑陋、性格粗鄙、嗜好赌博,而且婆婆也十分蛮横刁钻。嫁过去后,双卿的生活基本上被繁重的农活和服侍丈夫、婆婆占据了,只能挤出零星的时间来写点诗词,寄托幽怨。生活的苦楚和心里的悲痛,我想,没有比双卿更饱尝与难过的了。然而双卿即便在布满荆棘的生活里,也要做一只杜鹃鸟,长歌不息,啼血而止。所流传的词仅十几首,而艺术水准之高足以在中国文学史上镌刻属于自己的丰碑。她在《孤鸾·病中》里说:“忙中素裙未浣,褶痕边、断丝双损。玉腕近看如茧,可香腮还嫩。算一生凄楚也拼忍。便化粉成灰,嫁时先忖。锦思花情,敢被爨烟熏尽。东菑却嫌饷缓,冷潮回、热潮谁问。归去将棉晒取,又晚炊相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生活中的繁重劳作和精神上的逼仄煎熬,都损耗着双卿单薄的生命。“东菑”三句,是说自己送饭给在田里劳作的丈夫,却被他责怪送得太迟;而自己因为患了疟疾,身体忽冷忽热也没人存问。再比如《湿罗衣》:“世间难吐是幽情。泪珠咽尽还生。手捻残花,无言倚屏。镜里相看自惊。瘦亭亭。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双卿?”镜子里的人,不是这个时候美好的自己,也不是那个时候美好的自己,可是她却是当下的自己——太憔悴了。章先生一生,坎坷崎岖,人海沉浮,虽然具体经历和双卿不尽相同,但是对生活艰难的体会和人情翻覆的感知,同样敏感、同样深切。她在《诗债》里说:“长为俗客辞难觅,欲访良师雨不晴。柴米油盐填脑海,瓢盆锅碗乱心旌。”在《五十生日述怀》第三首中说“闺装退却换农装,弱质担家道路长”。第六首说:“逆境最珍骨肉缘,是良是莠总情牵。油盐柴米心头事,雪月风花槛外烟。琐碎家常磨病骨,艰辛生计损华年。漫言长夜寒难尽,尚有星光透户怜。”在第八首中,她说“有限韶光随浪去,无穷春梦共时飞”。在第五首中说“久历孤寒情易怯,几经惶恐气难豪。十年不敢临流立,生怕江河有险涛”。而在《有忆》第三首里,章先生也说“月缺月圆虽有定,人红人黑太无端”。为工作、为生计、为儿女牺牲自己的华年和诗情,同时也在辗转碰壁中,看尽人间冷暖。我不知道章老师是否读过双卿诗词,若有,我觉得这一定是章先生心底最痛彻、最哀怜、最慨叹的时刻,为双卿,也为自己。

  第三位是李贺。李贺的诗风,奇崛瑰丽,章先生自然与之不同。但李贺刻意吟诗,呕心沥血的执着劲头,在章先生身上也可寻见。李贺骑驴外出时,常带着一个小锦囊,在路上遇到灵感突来、有所启发的时候马上拿笔记下,收藏到锦囊里。晚上回家吃饭,李贺母亲看到锦囊中倒出来的诗句实在太多,心疼儿子吟诗太苦,耗费太多,总是责怪李贺是要把心都呕出来才停止!章先生写诗有一奇,可以超过李贺。她从来不用纸笔草稿,全部诗作都是在脑海里思考酝酿、修改完善,直至成品。如此说来,章先生的诗,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吟出来的,或者忖出来的。她在以前做生意时,记账不用账目,全靠记忆,但每月的每笔开支收入都一清二楚,从无差错。当她在走路、洗衣、炒菜时,都在心里琢磨诗句,如果也有一个锦囊,一定装得比李贺还多。古今诗人虽然生活环境、宿遇遭际不同,但对诗的坚守和信仰,千载而下,一脉相接。章先生的诗集名为《偷闲集》,我初看时以为格调不甚高雅,有老干体的气息。等了解了章先生的经历,才发现“偷”字之苦之艰,“闲”字之难之珍。

  叶嘉莹先生曾说,诗能让人精神不死。我觉得,这既是说古人留下诗篇,能传心不死,也是告诉我们,哪怕人生再险恶复杂,有诗为伴,能让你初心不改,精神不灭。其实,能让人精神不死的,何止是诗呢?果真有一样值得托付终身的爱好,无论是什么,都会让一个人在岁月的洪流中巍然独立,前提是你对这份爱好有足够的尊重和敬畏。章一菲先生之于诗,我想就是如此。而诗能让她强大、坚韧,面对生活的疾风骤雨,挺然不惧。章先生无愧于诗,诗也无愧于章先生。人生至此,更何所求。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友情链接:久青草原视频免费观看  超碰97zyz资源总站百度  大香蕉网站  日日夜夜撸撸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  色天使  色天使  超碰大香蕉青草  成人色情网  第四色  美国发布站  哥哥色  大香蕉网站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97资源站共享  99热久久最新地址获取  火箭视频在线观看精品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成人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电影  香港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片电影  三级片电影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