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历
您当前的位置 : 临海新闻网 >> 人文 >> 文学
字号:    [打印]

遥远的黄栀花

作者:徐丽娇  来源:临海新闻网  时间:2019年06月10日

  

  推开窗棂,一阵浓郁的馨香袭鼻而钻,定眸望去,院子里的水栀花开了。哦,五月了!记得小时候父亲经常说“五月黄栀香满坡!”想起父亲这句话,便想起了故乡那满坡的黄栀花,静然开放,开放在我故乡的那片土地上。

  栀子花、水栀花、黄栀花,到底哪种花?小时候我也搞混了,后来才明白,栀子花的俗名是“黄栀花”和“水栀花”,山上大片的单瓣栀子,被称为“黄栀花”,院子里种植的多重花瓣称为“水栀花”。我曾经为它的名字大伤脑洞,明明洁白胜雪的花何以名为“黄栀花”?祖父曾是这样解释:黄栀花谢花后结子,黄栀通黄澄亮,不仅是治流鼻血最好的药引,还是最好的染料,据说栀子里的黄色粉末是最好的染料,且是永不褪色的。不管祖父说的真假,然而黄栀花的子却真的明黄的。黄栀花的名字由此而来,说得有理有据,我信服祖父的这个说法。

  老家有几户人家种植了“水栀花”,特别雨后的水栀花,瓣瓣花片上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如一颗颗闪亮的珍珠,更显高雅。但那是人家院子里的花,母亲从不允许我沾惹半分,哪怕是凑近闻一下都说不行,她告诫我被人家误以为窃花贼,生出是非来就坏了名声。幸亏南岙的大山里藏着无穷的宝库,野果野花是取之不尽的。山野成了我无尽的希望,成了无拘的乐园。农历五月的山野,变成了黄栀花的天下。黄栀花不似兰花深藏幽谷,也不像百合非得深涧断崖来生长。不论矮岗深山,不论溪涧幽林,只要有土壤的山野,便可闻它丝丝缕缕的清香,我便可任性地闻它的清香。

  我是一个极为爱花的姑娘,也许被老家的山野宠溺惯的。初夏浅风拂过,风里裹挟着黄栀花四溢的香,让村子浸在馥郁的花香里。附近的山岗,扒扒狼箕柴,就会探出一簇簇莹白如玉的花朵。峭崖上顶着一丛丛青碧色枝条,放眼仰望,万绿丛中藏着怒放的花朵。千枝万朵的栀子花竞相开放,点点绿韵拥簇着温婉的白花,朵朵白花装饰着绿野。漫山遍野的栀子花,清雅凝香,不与姹紫嫣红的春花媲美,只愿在初夏的艳阳下经受热浪。那小巧的花瓣素雅如诗,恬淡如歌,它愿在时光的流年里安静而妥帖地生长于幽谷之中峭崖之上。黄栀花俨然是姑娘裙裾上的精巧丝绣,娴静不失优雅,清淡不失高洁,简直是南岙山脉捧出的一幅精巧的工笔画。五月的南岙村,因为有了栀子花的娇俏,初夏才显得如此的清幽与灵动。

  花香诱着我,稍有空隙便偷偷溜出家门,邀上几个小伙伴往附近矮山钻,往柴丛中随便一扒,眸瞳中就会出现一簇簇素白的花朵,六个小巧纤薄的白玉花瓣围着一个嫩黄色的花柱,花柱上沾着一层鹅黄色的粉,手指一带全粘上了一层黄粉,正是这黄粉才散发出丝丝凝香沁鼻而钻,这素雅清香让我心湖荡漾。望望山野,每一朵花都有它迷人的姿态,每一朵花都有它独特的芬芳。看看这一朵很美,瞧瞧那一枝也很俏。我们便各自采自己喜欢的花枝,我把花朵一枝枝拦腰折断,一个花枝往往有七八个花朵,有全开的,半开的花朵,也有饱胀得要破裂似的花骨朵。也有独枝独朵花,独枝的荆条带些弯曲有一种艺术之感,我很小心连根拔起花枝。折完这一丛,只要挪移几步,又会有一丛向我频频招手,我便又欣喜地半蹲下身子去折花枝。不出十几分钟,一大捧的黄栀花就在我的眼前绽放出迷人的笑容。一阵清风撩起矮丛柴,隐藏在柴丛中的黄栀花便露出白色的脸庞,引人眼球。夕阳染红的初夏山岗,空旷的山野,目及之处是黄栀花温婉别致的俏影。此时的我身心自由,可以随心而折,也可随心而闻,没有人可以阻碍我的自由。凝望着满山坡的黄栀花,觉得此时的自己便也成为这一山的黄栀花,随风翩然起舞。假若花有灵魂,黄栀花的灵魂一定会懂得我的落寞孤独,给予我这片刻的自由与快乐。

  捧着一大捧的黄栀花跨进木槛,母亲不在家。我在橱柜里找到一个大口子玻璃瓶,把瓶子里的红糖移到粗瓷碗里,尽管三叔婆念叨:“小心你妈揍你,竟敢动你妈的玻璃瓶。”确实在那个年代,尽管是一个玻璃瓶都是不易之物,然而我毅然冒着挨打的危险,把黄栀花一枝枝插进盛放着清水的玻璃瓶里。暮色里的朵朵白花,如邻家小姑娘的一双双美目,顾盼生辉;那一片片舒展开的花瓣犹如清丽可人的笑颜。我搬把木椅子坐在花窗下,闻着香,摊开书卷,一份清宁,一份淡雅便溢于书卷之中,温馨与淡雅便在我的心间流淌着。

  母亲从院外走进来,瞧见花窗下的一瓶黄栀花,再瞧瞧桌上粗瓷碗里的红糖,什么都明白了。她没有责骂我,只是说:“折枝插在花瓶里,就等于给花儿折寿,要是让它在原枝上开着花,可能会多开两天呢。”我明白母亲这话,黄栀花是大自然之物,应该长于山野之中。可我真的很爱它,我想山野一定会原谅我的占有之心的。

  入夜,一轮新月悄然爬上狮子山头,银辉洒落在四合院里。花格窗下影影绰绰,真是“一钩新月风牵影”,还有“暗送娇香入画庭”。父亲笑着送我一句诗:“夜半微风到玉床,碧纱疏影度柔香。”他说才子梁以仕的这首《栀子花》正应此景。夜深沉,香如故,初夏的夜浸在黄栀花的清香中流淌着清浅的时光。

  栀子花的花期很短,花谢结子,宋代的蒋堂留有一诗:“庭前栀子树,四畔有桠枝。未结黄金子,先开白玉花。”祖父说它为黄金子并不只是因为黄栀是黄色,更因为黄栀是宝贝。黄金子具有消炎祛热、泻火除烦、清热利尿、凉血解毒之功效。母亲说栀子花的花不仅漂亮,还是祛火的良药,假若口内生疮,牙龈肿痛、肝火目赤等上火症状,泡一杯栀子花茶服用,热毒就自会消失。

  黄栀花的记忆已遥远,可那遥远的黄栀花伴着我度过童年的每一个初夏,在时光的剪影里留下素白一片。这素白把我离开老家的30年光阴,在文字的国度里留下清香的小笺,拥着时光静好,岁月安然。


 相关新闻:
 
 微信公众号
  临海新闻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网站律师
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 浙新办[2006]31号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6 | 浙ICP备06040867号 | 法律顾问: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
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电话:0576-89366755 电子邮箱:lhswgb@126.com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
友情链接:久青草原视频免费观看  超碰97zyz资源总站百度  大香蕉网站  日日夜夜撸撸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  色天使  色天使  超碰大香蕉青草  成人色情网  第四色  美国发布站  哥哥色  大香蕉网站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青娱乐视频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大香蕉  97资源站共享  99热久久最新地址获取  火箭视频在线观看精品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大香蕉一本道国产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久久青草在线视频精品  成人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电影  香港三级片  成人三级片  三级片电影  三级片电影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  大香蕉一本道久在线